东莞经济真的“大势已去”?税收告诉你真相

  打开搜索引擎查询“东莞”,这个多年来光鲜、热闹的名字,被“萧条”“失色”“倒闭”“严寒”等数不清的冷色调形容词包围得密不透风。
  
  各类媒体,尤其是外媒和自媒体眼中的东莞,早已变成在成本上升和外需不振双重夹击下失去光环、跌落尘埃的典型。这座奇迹之城的“现状”,似乎也在有意无意之间,折射着珠三角甚至中国经济的样貌。
  
  东莞真的“大势已去”了吗?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带着疑问,在这个近年来“最冷”的冬天,《中国税务报》记者走进东莞,试图用税收的“温度计”,测出东莞经济的真实“体温”。
  
  总结大会上的“前排嘉宾”
  
  1月8日,中国气象意义上最冷的节气“小寒”过后第三天,广东省东莞市委、市政府召开的2015年度全市工作总结大会却让企业感到暖心。会上,第一排到第四排就座的是华为、三星等73家2015年度纳税额亿元以上企业、实际出口额前20名企业以及主营业务收入前20名企业的代表,位列全市党政机关和各镇街(园区)负责人之前。
  
  这样的安排在东莞企业家群体中引起不小的反响。一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企业负责人笑称,自己“除了好奇坐第一排的企业到底缴了多少税之外,最现实的愿望就是明年自家也能坐到那个位置上去。”
  
  对于如此安排座次,东莞市市长袁宝成特别解释说,就是为了表达政府对全市企业的感谢之情。2015年,东莞全市GDP预计增长8%,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0%,引进外资增长17.50%,进出口增速在全国外贸总额前五名城市中排名第一。“期末成绩”的揭晓,不仅让市长备感宽慰,也让近年来因外界对东莞一系列负面报道(其中不乏误解)而备感焦虑和委屈的当地媒体一洗胸中块垒。“翻看2015年这些大数据,东莞真的被低估了!”“收好!这是2015年东莞交出的‘成绩单’”……这是会后第二天,记者在“莞香花开”和“东莞日报”等一些当地官方微信号上看到的新闻标题。
  
  税收测出的经济“体温”
  
  政府和媒体情绪回暖的同时,作为经济状况的“体温计”,东莞税收数据的“度数”同样稳定。
  
  东莞市国税局的最新数据表明,2015年,全市该局征管纳税户数为43.69万户,同比增长13.36%,其中一般纳税人11.66万户,同比增长17.80%。去年全市新增业户8.01万户,同比增加1.12万户,增幅16.33%;注销业户2.28万户,同比减少0.25万户,减幅10.03%。新增企业中,高新技术企业占比提高,第三产业增长迅速;注销企业中,主要集中在政府引导升级转型的高能耗、高污染企业和受市场竞争压迫的传统企业。对此,东莞理工学院教授、珠三角企业经济研究中心莫安达认为,当前东莞产业结构进一步调整,转型升级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企业数量增加,生存状况怎样?税收数据给出的答案同样乐观。据东莞市国税局统计,2015年,全市国税税收再攀新高,达到955.24亿元,同比增长17.80%,增收144.32亿元。尤其是工业税收中以智能手机和机器人为亮点的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税收合计达328.31亿元,同比增长18.70%,占东莞制造业税收的61.94%。地方税方面,2015年,东莞市地税机关共组织税收收入457.85亿元,剔除营改增影响后比上一年增长8.30%。
  
  在东莞市地税局的数据中,有一组数字引起记者重点关注,就是该市最近3年的房屋租赁营业税收入:2013年为3.74亿元,2014年为4.36亿元,2015年为6.08亿元。据东莞市地税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市房屋租赁营业税绝大部分来自厂房、商铺和写字楼租赁,税收增长主要源于租赁价格和面积的增长。3年数据比较下来,全市经营活动更加活跃的趋势不言自明。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一年,东莞税收的增长是在税务机关积极配合全市产业转型升级、减免税规模和幅度创下历史新高的情况下取得的:全年国税机关共办理营改增、固定资产抵扣、软件产品即征即退、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即征即退、小型微利企业优惠、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固定资产加速折旧、高新技术企业优惠等各项税收减免超过100亿元;办理出口退税345.87亿元,增长13.38%;全年地税机关累计减免各项税收59.58亿元,相当于同期税收收入的13%,惠及小微企业、技术创新、节能环保、教育医疗和外贸出口等行业和领域。
  
  “蜕去两层皮”的悠派智能
  
  2000年创立时,广东悠派智能展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叫天秀旅游用品厂的来料加工企业,专为国外品牌加工户外休闲帐篷。同东莞大量的代工企业一样,天秀当年“员工曾经达到过2000人,做得很热闹,但利润没多少。”
  
  2003年,通过与可口可乐合作的契机,公司董事长张晓钟接触到了内销市场,开始探索在销售传统的户外展示帐篷之外,增加向客户提供展示创意和陈列方案,也就是“产品加服务”。最近几年,随着互联网技术兴起,消费品企业的营销展示开始向线上转移,为了迎合客户新需求,企业开始了第二次转型,进军数字营销和设计领域。
  
  如今的悠派智能公司,是一家集成了全案策划、创意设计、户外展示、数字营销和数字内容制作等诸多业务的新型“智能展示·O2O体验店服务商”,仅东莞当地就有他们200多家配套厂商,其中有一些承接的是他们两次转型后“蜕皮”“蜕”去的附加值较低的制造业务。与此同时,经过15年的不断蜕变,公司里原先那些只能从事简单加工劳动的产业工人逐渐被包含外籍创意团队在内的知识精英所替代。
  
  “每次转型都像蜕皮一样要经受一番痛苦,但企业由此获得重生,”公司财务总监刘雄立说,每一次转型,都使得悠派公司更好满足了客户需要,更深介入了解客户的业务,“也让他们对我们产生了更大的依赖。”如今,三星、华为、联想、创维、雀巢和蒙牛等国内外知名消费品牌都是悠派公司服务的客户,而且悠派与他们合作的广度和深度在进一步增加。
  
  “2012年,公司实现二次转型以后,营业收入就实现了30%以上的快速增长,在最近3年享受税务机关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优惠幅度不断加大情况下,我公司的税收贡献仍一路提升,预计2015年应缴税金将增长20%以上。”刘雄立说,“希望不久后全市总结大会前排座位上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机器人来了的“东莞制造”
  
  对东莞许多传统制造企业来说,广东拓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一项优势让人非常动心,那就是他们为客户量身打造的“一年回本的自动化解决方案”。记者详细了解后发现,“一年回本”确实有很大现实可行性,由此也使得东莞市政府自2014年起就在全市大力推行的“机器换人”战略更具操作性。
  
  以东莞市目前较为常见的手机充电器生产为例,在充电器五金件的注塑封装环节,某企业原先有两台机器运转,每台机器插五金片需要一人,质检装箱需要一人,两台机器白天晚上两班共需要8个工人。拓斯达公司技术人员在该企业生产车间考察后,设计出的自动化方案由一个机器人承担为两台机器插五金件和打包工作,这样只需要留下2人负责白天和晚上的质检。节省出来的6人,每人每月工资和社保费用至少5000元,一年减支36万元,这是成本下降的“大头”。“小头”方面,采用机器人后企业产能比原先高出15%~20%,而且税务机关对“机器换人”企业还有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的税收优惠。这样算下来,即使一个机器人方案要花费40万元,对企业来说也比较合算。
  
  由于近年来珠三角人工成本的攀升和东莞等地方政府的推动,加之拓斯达这样的本土机器人制造企业不刻意追求“高大上”而更注重对企业的适用性和经济性,近年来国内机器人产业发展可谓“得天时、享地利、占人和”。据广东拓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周永冲介绍,从2012年起,公司发展开始步入快车道,收入额和纳税额保持高速增长,仅东莞本地客户就达到1500多家,目前企业正在创业板排队上市。
  
  据东莞市国税局统计,2015年全年,该局共为全市“机器换人”企业办理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优惠238户次,合计加速折旧金额4917万元。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机器人“员工”将成为东莞这座“世界工厂”里一道全新的“风景线”。
  
  “其实不想走”的传统企业
  
  前些日子,香港富运集团董事长陈爱民刚在东莞大岭山镇自己企业附近的一家酒店里办了60岁生日的庆典。虽然旗下3家企业最近两年效益都不好,但这没有太影响到陈老板的心情和他继续留在东莞发展的决心。
  
  陈老板的老员工,富运集团下属东莞爱迪家私有限公司财务经理卢峰告诉记者,老板从1989年起开始创业,3家企业都落户在了东莞,其中爱迪家私专为国际家具巨头宜家做代工,“2009年到2011年经营情况非常好,年产值从2.20亿元一路上升到了3亿多元。”然而,受国际、国内市场不景气的影响,最近3年宜家的订单一路下滑,2014年、2015年公司产值都只有1.50亿元左右,员工人数也从高峰时候的500人减少到现在的300多人。
  
  即使正处困境,但卢峰依然表示“我们不可能转产,也不会把工厂迁到国外。”这样做有感情因素,也有现实的考量,“老板在东莞创业并做大,对这里感情很深,跟宜家的合作从1999年起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现有员工里也有50%~60%都是10年以上的老员工。”此外,卢峰听到一些从当地转移到东南亚的同行反映,出去后虽然土地和人工便宜了,但由于劳工素质不高和配套设施较差,企业在那里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经济形势本来就有起有落,这并不表示传统行业就没有前途了。我们自己工艺和技术都是一流的,只要环境一好转肯定就能脱困。”卢峰说,相比前年的大幅下滑,2015年企业经营状况已经开始企稳,他透露,“将来订单增加,我们计划只加机器不加人,控制人工成本进一步上升。”
  
  事实上,就算像爱迪家私这样的传统产业在东莞遭受了诸如成本上升、市场萎缩等各种各样的压力,但正如歌词中所唱的“想说分开不容易”,甚至不乏外迁企业重新回流的案例。
  
  如东莞某大型纸业公司,受制于东莞人工、土地等生产要素的制约,在中部多省市政府“包招工、包土地、包政策优惠和硬件配套”的承诺下迁移到某省。但到了之后企业发现,当地工人培训成本高、产业配套条件差、政府行政效能不高,比起在产业配套和政府效能方面更具优势的东莞,内迁的隐形成本超过了土地和工资方面的成本下降,无奈下只好又将生产线迁移回了东莞。
  
  “企业为什么不愿离开东莞,因为尽管一些生产成本上涨了,但它区位优势和产业链优势还在,政府重商护商的服务意识还在,这片土地上敢为人先、务实进取又开放兼容的精神还在。这是内地一些有志于招商引资的城市需要借鉴和学习的地方。”在一位来自内地但长期居住和生活在东莞的人士看来,经受过舆论和经济“寒流”之后,东莞依然是一片创业的热土。
  
  东莞的备受瞩目来自于其创造的发展奇迹,这里有过野蛮增长、奢侈浮华,这里也在沉淀积累;这里曾经是改革开放的前沿,这里现在是转型升级的前驱。东莞的发展和现状,给后来者树立了一个标杆,也让我们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更有信心。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东莞经济真的“大势已去”?税收告诉你真相